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微信談詩
 

群里学术味是不是过浓了?

作者:楼如岳 整理   阿樓博客裡  2016-10-13 20:36:00   来源:TW诗词议厅
群里学术味是不是过浓了?
2015年12月7日
 
    王霁良:群里学术味是不是过浓了?严沧浪说:孟襄阳(孟浩然)学力下韩退之(韩愈)远甚,而其诗独出退之上,为什么呢,有谈谈看法的吗?山大的朗诵诗人高兰教授已经仙逝20多年了,生前曾反复告诫弟子:“做学问和搞创作不是一回事。做学问只要耐得住寂寞,甘心坐上十年冷板凳,大都能换个硕士、博士什么的,有那么点成绩;文学创作则不是一路,需要的是灵性。”呵呵,我还不想丢了我的灵性。感性写作可以展开谈,它是一种直觉,有兴趣的可进一步交流。
    曲铭:一个“说得有道理”卡通。
    铁舞:@王霁良,我看过一本精神病人的一本书,说一个精神病人写的一首诗在一次大赛中得一等 奖。做学术的也有得精神病的,一定会走火入魔可能想做教主的。
    曲铭:怎么写说得较多,写什么很少触及,为什么写也看不到。
    铁舞:写什么?为什么写?怎样写?我们谈的,离不开写作的三大问题。
    曲铭:人们常说,功夫在诗外。
    铁舞:“艾米莉•迪金森这首,英语语系一般教授也看不懂。一个微笑,不是一个思维高度。如何,能,懂。”到现在为止我还没看到大卫牛你的翻译,以上这话我听你讲过几遍,已成为你的话术了。@大卫牛,你这话不大好证明。
    王霁良:@铁舞,诗人原都反理性。
    铁舞:当你觉察这一点的时候,你已经理性了。
    黄福海:教授的都看不懂,所以我们群里的几位教授都没说话。然后这边是,做学问的都写不好诗,写诗都是非理性的。所以自认为自己有理性的都沉默了,只有几个非理性的人在的吧的吧没个完。成天把严羽的诗话扛出来说话,好像中国古代就一千年前这一个诗论家,而且字字真理,不作具体分析,也不看明清民国以来有多少人批判过他。我说要多看些书,就有人说看书就会丢了灵性,不要读书,一个极力贬低教授们,一个极力提倡不要读书。这个味道,我们并不陌生啊。就这么一首迪金森的诗,一般人脑筋不行,不够用,那是什么样的两般人能看懂呢?把诗歌搞得高不可攀,然后才能证明你说得对,这个思路我们并不陌生啊!
    黄福海:这首诗,读外文的看不懂,读中文的看不懂,教授看不懂,研究员看不懂,那就剩下,一个人看得懂了。然后我来告诉你…这个逻辑我们并不陌生啊。窗外夕阳不错……我也就不说了
    大卫牛:两个微笑。
    黄福海:这张照拍得不错吧?要远看,近了看不清。
 
 
 Pachelbel Canon in D

点数:1134 发布:順頌 编辑:詩刊《群聊》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微信談詩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