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微信談詩
 

谢谢老师的提醒,我会好好总结我的思想

作者:楼如岳 整理   阿樓博客裡  2016-10-13 20:51:00   来源:TW诗词议厅
谢谢老师的提醒,我会好好总结我的思想
2015年11月6日
 
《玫瑰随想》/艾星漫
 
送你的玫瑰
断根、刺的瓶水里
被时光的黑火
湿漉漉的落烬
像我
又像你的脸孔
 
一线天窒息的岩缝
是少年维特着
蔚蓝的冰了钟的呼吸
或是特里斯坦魔汤着
通往山顶
必然坠落的钢丝上
痛到猩红的狂奔
我哈姆莱特般
在生存与毁灭间
颤抖成半出鞘的剑
 
或者,我也不知道
撕下面具,我——
不想杀人得满身血腥的匕首
在祢
时空之上得无人理解的
万物存在基石眼中
我,水蓝着暖的宝石
石油得稠着黑夜一切的泥泞
还是,因你的怜悯
暂时还可以呼吸昏黄的枯叶
 
所以
请让我
蛛弦深蓝的浪唱中
月舟里
摇篮星银到
逃避万箭穿心的雾梦
我不怕命运——
悲剧的潮流中
风化“我”的脸孔
只怕时间——
遮住眼睛的幕后
这一切
尘埃荒诞的香烟
 
    荆洪权:@艾星漫,会弹吉他吗?《玫瑰随想》读后感:
    --冰了钟;时间停顿。--特里斯坦魔汤着:一个名字吧?--猩红:火烧火燎。--袮:你。得:的。--吉他弹唱。---这五个字不明白。
     逍遥子:这简直不能叫诗,甚至连什么文体也靠不上,癔语而已,愚见。
    荆洪权:有点难,搞不清思路。
    楼如岳:一个音乐链接《Do You Know Where You Are Going To》。
    荆洪权:或许有点。
    铁舞:@艾星漫,我赞同逍遥子的话,你的语言太混乱,不是又在跟谁开玩笑吧?你有诗人的才气,别浪费才气,你的当务之急是要把你的语言“洗一洗”,洗语言,是一种功夫。人最怕的是自以为是,有了缺点不肯承认,还会搬出许多理由为自己辩护。当然,辩护也是可以的,还要允许质疑。我们议厅主要是要讨论问题,不要把一首诗抛出去算了,自己对自己不负责。
    沙柳:哈哈哈!各位老师的评语看了,看来男人普遍不接受这样的诗,立意太低,思想性太差。虽然写法上有点新意,整体看属于应境而作。
    逍遥子:铁舞老师的话,个见以为太重了点。
    沙柳:赞同铁舞老师的批评,艾星漫有才气,但如果不注意把握好自己,不断地修改自己。人是需要自我管理的,才气也是需要自我控制的。
    艾星漫:谢谢铁舞老师和沙柳兄的建议。@荆洪权,是的,我会弹吉他。
    逍遥子:评诗,就事论事,别在意哦,一个握手。
    艾星漫:@铁舞 @沙柳,当然,我的这首诗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在进行一种人性的探究,不过任何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莱特,一个微笑。@逍遥子,包括认为不是诗,语言冗杂,一个微笑。但我觉得我短期内不会去改我的语言,因为这种语言也是我写了好久的诗,才走到目前这一步的。这是最不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感觉我这种洛可可加哥特式的写法,是目前我最能体会到上帝创造天地万物的欣喜的创作方式,我现在眼光更多的是从语言回到内在,希望能写出泰戈尔的《吉檀迦利》般的内在的诗歌。我认为写诗首先要自我满足,满足在和造物者之间的关系。如果诗人的精神食粮首先无法做到这一点,那诗歌本身就是荒诞且毫无意义的。试问一个饥饿的人,又如何给他人饱足呢。@荆洪权,只要有自己的见解就好,当然我每次写诗都有自己的本意,我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读的出来。而且,我也不是随意的在玩文字游戏,而是感觉那种感觉必须用那些语言和字,在我看来单纯的文字游戏是荒诞毫无意义的,一个微笑。
    沙柳:@艾星漫,呵呵,刚翻山过了一遍,感到你有认识,这就不错,如果能认识到位,立说立行就更好了!你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各位老师的高见,都学习了,感谢感激,能有你们这些老师,是学生的福份噢,感谢!
    艾星漫:@沙柳,谢谢沙柳兄的提醒,我会好好总结我的思想的。一个微笑。
 
 
 Pachelbel Canon in D

点数:2019 发布:順頌 编辑:詩刊《群聊》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微信談詩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