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叁字詩
 

往事只堪哀----学年记忆(2)

作者:北斗闌珊   阿樓博客裡  2017-3-24 22:49:39   来源:學年記憶
往事只堪哀——學年記憶(2)
文/北斗闌珊
 
    记忆不清,人生不清。记忆如一粒粒的星火,能廓清位置,“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州。”记忆不习,人生不懂。而我的人生懵懂,或许就跟我的记忆太少有关,少故可温,故多不知新,一直遗憾。如我念的那个“育红班”,它是怎样地开始的,又是怎样地结束的?中间又发生了什么?母亲又是怎么回事?那些异于我、异于母亲的人又会是怎样的?我虽然想竭力知道,但却也只能无济于事。那是一个怎样的旅程啊?生命从黑暗中来,又像似走去了黑暗里。我曾几次欲询母亲,又曾几次欲言又止。母亲自然会告诉我的,但我终是不愿,虽是唠嗑的话题,但我怕那太多的记忆,终是包含着太多的灰烬,反倒是引起她对时光的警醒,成为不能承受之重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太多的灰烬却是无用的;我要问那星星之火之所以燎原,追寻那一切开始之开始。而火终究不能为火作证,这或许又是我的记忆的失败之处。 
    我就要上一年级了,我向往着大学校。但不知从哪听来的一个确切的消息,说是上大学校时有一个入门考试——数数!就是数到一百个数,数不到一百个数,就是不合格,人家就不要你了。我先就栗然地惶恐,心理极度地恐惧、虚弱,因为我数不上一百个数,像似一种不可告人的秘密就要被人揭发了出来——这小子一百个数都数不上,他上不了一年级啦,天天觉得他还挺行的呢,原来……哈哈…… 
    我知道和我半大般的一块玩的孩子都能数到一百个数,而我向来都是玩的挺好的,从来也不拿这个问题当回事,按他们对我的看法,别说数到一百,就是二百他们也是相信我能行的。而我心里知道,我数不上一百。然而,我怕掉价,也不去问他们到底怎么数、教教自己,却躲避着、隐藏着,装着啥都妥了的样子。然而,这回我却要露馅了、完了,颜面扫下了地,升不上一年级了。虽然玩的劲头依然没变,但那也是表面的,心里也还是有着这个事,感觉自然不是意思,但玩野的时候一阵功夫还是会忘了,那事也还会反上来。但还是装着像没事似的,并且,我看着,离了我,他们好像是玩不转转的。 
    我曾经试着努力过,自己练习着数,但总是不熟练,能数到四五十,六七十、八九十然后九十到一百,就不知道怎么数了,这其中的道理,我一直搞不清楚。这怎么就到了六十?这怎么就到了七十?这怎么就到了八十?这怎么就到了九十?九十怎么就到了一百?我真是羡慕他们怎么那么容易一下子就数到了一百?我能一下子就熟练地数到一百该有多好啊?我像是百折而不会,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能会。一百,那是一个令我神往的数字,是我的一个幸福追求,然而,在那时,我最终还是没能实现。 
    一年级,我们没能去大学校,到了下一个屯的生产队里。说是大学校地方不够,没有教室,等大学生毕业了倒出了地方,我们就去。于是我天天等着到大学校,一直等到了三年级。四年级,我们能才搬到了大学校。 
    而那个数数,因为没到大学校,可能就没有那么严格了。新来的老师是从大学校调来的,是一个男的,满脸胡茬。老百姓都说他很有水平。字写得工整漂亮,写在黑板上用白粉笔画好的田字格里。说话和蔼,没有打骂过我们。 
    应该是他监督我们数数,我的印象是他。我没有数到一百,我记得准准的,好像只数到了四五十,他就叫我停了。行了,可以了,他说。就这样,我上到了班级里。我感觉他是特意放了我,因为就是数这四五十个数,我也是战战咔咔,脸红耳热,中间有时还不知所措的,我现在还能感觉到我那时的状态。 
    这能不能数到一百,当然瞒不了他,但同学那一边却是瞒过了。 
    这位老师后来还是发扬了他一贯的风格,确实对我挺好,也特别爱夸奖我,现在想来,我感觉他应该是在哪一方面是特别崇拜我的, 
    在哪一方面呢?母亲曾笑着跟我说过,你从小长得可漂亮了,谁都爱抱你……难道不成是因为这一方面的气质的原因?也未可知。哈哈…… 
    两百三百四百,两千三千四千,两万三万四万,两亿三亿四亿……现在都能数到了,但却像是无用。

 
 

A Vision of You

点数:813 发布:順頌 编辑:北斗闌珊叁字詩 联系:862076833qq.com
 
隧道博客裡-叁字詩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