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微信談詩
 

弄了一辈子,一首唐诗没看懂,岂不遗憾

作者:楼如岳 整理   阿樓博客裡  2016-10-13 20:08:00   来源:TW诗词议厅
弄了一辈子,一首唐诗没看懂,岂不遗憾
2015年12月4日
 
    大卫牛:一个音乐链接,爷爷泡的茶。
    黄福海:@大卫牛 @铁舞,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
    大卫牛:@黄福海,下次去上海喝咖啡,一杯咖啡。
    裘新民:大家辛苦。
    黄福海:我来请大家喝。
    大卫牛:三百首唐诗,每次去上海解一首如何?
    黄福海:好,好人多起来了。
    大卫牛:弄了一辈子,一首唐诗没看懂,岂不遗憾。
    黄福海:来一次不容易,解三首吧,也别小瞧了我们的理解力。
    大卫牛:语义,大致可看个七八层,其他?差得很远哒~~解两首?上海前阵才去过,当天返回。
    黄福海:《锦瑟》那首应该的有一百来层了吧?
    大卫牛:《锦瑟》,还行,那首。
    黄福海:你觉得三百首里,哪首层次最多,我们就说哪首。
    大卫牛:你提问题,如果是问题,我就回答。
    黄福海:你打算深入地解释呢?还是稍微解释一下?深入的叫大解,稍微的叫小解。这个不是问题,不用回答。
    大卫牛:点。
    黄福海:我们荆洪权又要想歪了。@荆洪权,给您点烟,一支烟图案。正经的,我提个问题。
    大卫牛:唐诗看懂,需要知道高级诗作均有形而上下的穿越,常识,偏偏没几个明白~~
    黄福海:你说三峡楼台淹日月,人家郦道元都说过了,自非亭午时分不见曦月,为什么还能淹日月涅?
    大卫牛:关雎,诗经首篇,诗经经书。首句,关关俱究?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
    黄福海:请回答
    大卫牛:简单,不回答。
    黄福海:这还简单啊!厉害。你倒说个难的。
    大卫牛:
《七言律诗•咏怀古迹•其一》/杜甫
 
支离东北风尘际,飘泊西南天地间。
三峡楼台淹日月,五溪衣服共云山。
 
羯胡事主终无赖,词客哀时且未还。
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
 
Tune: Seven-Across
Chanting Monuments First Song
By Tang Dynasty Du Fu. Tr. David Wei
 
When Northeast fragmented, this dust occasion,
You wandering in the southwest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Oh, the Three Gorges - those pavilion –palace blocking the Sun-moon,
Five Creek people were talking about that cloud mounts.
Jie and barbarian brutal rogue that is ultimately respectful,
When word lament a guest, you are still, how to return those?
Oh, the Jade Trust his life most bleak, your
The twilight of your poem-culturetax, touched the River-Mount Doors.
 
    大卫牛:提不出问题?无奈~~三杯咖啡。
    黄福海:江关,是 river mount doors?学习啦!那么关山月是mount doors mount moon啦?
    大卫牛:根据情况,不断变化。活,要~~
    黄福海:你最起码,先查查百度,拜托。
    大卫牛:例如,词牌名有时要根据,词内容随译,?因为有的词牌名,入词哒~ 要看懂原诗词,才能弄翻译。
    黄福海:然后有机会再看看仇注。
    大卫牛:英译最终稿会调整,但原诗理解不会改变。
    黄福海:“动”是touch吗?我就不说了,你狠!其实你可以写诗。
    大卫牛:英译本,1922年美国版的,唐诗三百。
    黄福海:这个太老啦,2009年那个你有吗?
    大卫牛:基本都是废纸!
    黄福海:三个鼓掌!板凳…
    荆洪权:“请看石上藤萝月,已映洲前芦荻花。”
    大卫牛:《唐诗三百首》封面图片链接。
    黄福海:太少啦!还有,更好的。唐译得很差,是译界出名的差。
    大卫牛:他们一回事的,越来越差。赵彦春,译诗经?我说过他,他也承认意义不大,我一般只点到这一步。
    黄福海:你不看怎么知道?
    大卫牛:不用看,文化根断了。
    黄福海:赵译得很差,是译界出名的差。
    大卫牛:不管谁译,都要先看懂,我能看懂。
    黄福海:外国人不懂中文,中国人不懂外文,那是完了。只有你一个人懂,我们就看你的,不看别人的。
    大卫牛:Dust of Snow,Robert Frost的,你看下,可与我单独交流,先。我来说英语语系的大家,如何在玩诗。
    大卫牛:不要急?!~明天讲点东西,给你们。
    黄福海:歇了…下一个谁来说?
    荆洪权:“挥手从兹去,萧萧班马寐。”
    黄福海:“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你想说啥?弦断有谁听?
    荆洪权:都歇了,休息,明天还得听课。
    黄福海:一个晚安动漫。
    大卫牛:
《清明》/(唐)杜牧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明日我解这首,然后这里几位懂英文都试译一下,看看这古典诗如何译至英文?不愧对祖宗,杜牧,七绝王?
    裘新民:听着呢。
 
A White Shade of Pale

点数:1134 发布:大成 编辑:詩刊《群聊》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微信談詩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