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微信談詩
 

诗有了缘由,就比较容易有逻辑

作者:楼如岳 整理   阿樓博客裡  2016-10-13 20:21:00   来源:TW诗词议厅
诗有了缘由,就比较容易有逻辑
2015年10月3日
 
    黄福海:这里好热闹,你们慢慢聊。
    铁舞:最好一首首来,介绍一下作意,缘起,及艺术格式,方法等。这样可以议起来,否则就是看过而已。还有每一首怎么都无题,为何?
    逍遥子:呵呵,学究派毕竟是学究派,作为研究无可非厚,但对于即兴小调,大多数随意性的东西,比如李杜欧阳当他们写诗吟句的时候,并非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刻意去做作意,缘起,及艺术风格的酝酿后再写,大多数情形下是随心感应的记录
    逍遥子:一杯咖啡,一个作揖,个见。请各位老师指点。
    铁舞:兄弟,没人阻止你随意。文本出来了,允许别人欣赏,提问,否则指导这类客气话说得也没意思了。我不太懂古诗,我就喜欢问,但也说不上究,好奇而已。
    逍遥子:一个作揖,老师言重,一个微笑。
    凯玲:两杯咖啡,两个大笑。
    铁舞:我就想知道写古诗的好处是什么?至于指导,我建议你和黄福海老师加好友,他真能在私下里指导你(如果不能在客厅里谈的话)。我一般不喜欢用表情说话,还是用文字说好。
    铁舞:“李杜欧阳当他们写诗吟句的时候并非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刻意去做作意,缘起,及艺术风格的酝酿后再写”,我们是这样想的吗?此处的我们是包括你吗?至少我不是这样想的。大多数情形下是随心感应的记录,是诗都应该是随心感应的,只是水平高低而已,是有高级低级的区别。凡高级的诗一旦成了文本也都经得起推究,好的诗人随意所至,行云如水,事后也不会反对别人推究自己的。文字背后是心理,一个现代人何以选择写古诗,一定有道理。
    楼如岳:为逍遥子诗赞一个,虽然没有标题。
 
白芦斜对横舟窗,零落残红流野江。
正是风雨飘落处,无意惊起鸥一双。
 
    我想起今年春节去横沙岛的情节。那日清晨,沿着海堤漫步,凉凉的微风携带着淡淡的海味拂面而过,潮水退去后,美丽的海滩一脚下去就是一个脚印,只有心里感觉远处海潮卷裹着白花拍打过来。也许,只有在春夏之交季节,你还能看到成群的南巡大雁,翱翔在天水之间。横沙海滩的诗情画意,我又想起李清照《如梦令》词句“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那是词人回忆了一次愉快的郊游情景,因酒醉在归途中误入藕花丛中,把栖息的水鸟吓飞了。
    逍遥子:一个作揖,一杯咖啡,@铁舞老师。
    逍遥子:楼老师,一杯咖啡,一个作揖。
    铁舞:据说古人写诗是有“本事”的,现代诗不讲究“本事”,是不是这样?像楼老师那样说的情景,要写诗的话,就是缘由。其实新诗写作也可以走这条路子,本事+灵性可能更牢靠一些。那么今人操旧体我也还赞成要有“本事”的。比如说你伤感一片落叶,你要真的有一点伤感的情事,真的伤感一片落叶,写出来的事就不一样了。所谓真看真想真听真感,而非无所根由的随意写来。
    裘新民:倒不一定非有本事。
    铁舞:当然,不过我更赞成有本事。
    黄福海:我赞成铁舞老师的书法
    铁舞:是说法吧?不是书法啊!打错了!
    凯玲:一个大笑。
    黄福海:我赞成铁舞老师的说法,古人所谓本事是很具体的事件。但铁舞老师的所谓本事,大概是泛指,是指一种缘由。所谓缘事而作,即有一点现实的依据,这个说法是有针对性的。因为许多人写诗确实比较散漫,不能形成一个整体,句与句之间缺乏联络,这是旧体诗的毛病。旧体诗与新诗不同,与外国现代派诗也不同,主要还是讲究逻辑的。诗有了缘由,就比较容易有逻辑,各种体的诗是讲究“体”的,不能一种诗的规则混同于另一种规则。有些可以借鉴,有些还是要分别的。个人意见,仅供参考。
    裘新民:黄老师说到了点。
    黄福海:谢谢裘老师!
    裘新民:子上。
    铁舞:@凯玲,黄老师说得是。从黄老师的话里学的不仅是诗的道理,还要学他的分别事物的方法,这于你的秘书工作也有帮助。
 
A White Shade of Pale

点数:1557 发布:大成 编辑:詩刊《群聊》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微信談詩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