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手稿|贺年短信|刘国萍诗歌|三字詩|姜明立版画|打浦中学|日本|
   隧道博客裡▲-日本旅游故事
 

新冠肺炎在日本:来自在日华人的防疫观察

建筑世界(2020-3-14) 亚洲:日本盾构技术 来源:搜狐 点数:2677
    新冠肺炎在日本:来自在日华人的防疫观察 
    在这里,我和其他人一样,只是一个见证者。我的生活已经成了这一事件的一部分。我住在这里,和所有的一切在一起。——S.A.Alexievich 
     截至日本当地时间3月3号23时,日本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999人。其中,在日本本土因感染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数有12人。
    从对网络平台上对于“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热议,到中国网友“恨铁不成钢”,疾呼“抄作业”,再到日常生活里抢厕纸的场景,日本在此次疫情里的“存在感”十足。近期,我们联系到一些在日本工作、学习的中国人,从他们的境遇中,试图更全面地了解日本疫情的发展现状。
    在日留学生:
    疫情中的高校考试之旅
    小刘是一名东北育才外国语学校的高中生。2019年10月,他第一次来到日本,在一所语言学校——关西语言学院学习日语,为自己明年考取日本高校作准备。
    2019年12月,小刘回到沈阳,和家人一起度过了两周的寒假。2020年1月3日,他回到日本,继续修读语言学校。
    回日本不久,他便听说了“武汉爆发肺炎”的消息。起初,他对此并不在意,甚至认为“从距离来看,日本当然要比国内离病毒更远。我应该是更安全的。”然而,两个月以来,疫情在日本不断发展,他变得越来越担心、越来越焦虑。
    小刘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屯足够的口罩:“武汉封城是在1月23号,当时中国很多城市已经出现了口罩脱销的情况。所以我身边很多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都到药妆店去购买口罩,通过邮政邮寄回国。当时日本药妆店的口罩还有很多,我的同学买了一大包口罩,大概有六、七百元人民币。现在想来,我最后悔的就是,没有在那段时间多买些口罩留给自己用。”
    武汉封城一周后,日本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病例。和病毒在中国的传播路径相似,日本起初的病例都有武汉接触史。“我当时仍旧未太在意,因为当时的病例都是去过武汉的人。似乎没去过武汉、没和去过武汉的人接触过的人,都是安全的。我住在京都,和东京相比,京都没有很多游客。所以我下意识地认为自己还安全。”小刘说。
    小刘第一次真正感觉到疫情形势严峻,是在一月底,在他的住所附近,确诊了一个病例,是中国人。
    “之后,京都就买不到口罩了。”他回忆说。
    日本多个超市口罩脱销
    疫情在不断发展,但是,小刘还有几场考试要考。1月28号,为了参加长崎大学的入学考试,他从京都来到长崎。2月6号,小刘再次出发,去北海道小樽参加考试。他看到,小樽商科大学的门上,已经贴上了关于新冠病毒感染肺炎的通知。“在人比较少的北海道,我也没能买到口罩。”小刘有些失望地说。
    小樽商科大学贴出的通知
    疫情来临,有一些日本的学校选择取消了校内留学生入学考试。小刘告诉我,他的一个同学本来要去参加东京农工大学的入学考试。但是,2月10号,这位同学收到了学校寄来的信件,告知他原定于2月26号的留学生入学考试被取消了。“虽然临时取消考试会打乱同学的计划,但是,现在疫情已经这么严重了,这样的安排更妥当保险吧。”小刘认为。
 

 


点数:2677 发布:順頌 专栏:亚洲:日本盾构技术 联系:b2b@notbad.cn
分享到: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