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知多少|隧道中国|隧道世界|欧洲|亚洲|美洲|大洋洲|非洲|查询|主页|
   Notbad 順頌平台▲-从上海出發★
 

上海新声诗社简介

建筑世界(2018-1-18) 詩歌 来源:上海新声诗社 点数:3811

    1999年9月12日,上海诗词学常务理事陈广澧,老诗人、上海农学院(现上海交通大学农学院)顾问莫林,上海诗词学会理事、老诗人、复旦大学教授黄润苏,出于早日实现古体诗歌现代化,新诗民族化的强烈愿望,联系了志同道合的李忠利、李芷华、马荫森、施亚西、张玺、方尼等诗人,成立了上海新声研究小组,隶属于上海碧柯诗社。经过一段时间的诗歌创作实践和诗学、诗艺探索,提出了“背靠传统,面向现代,古新结合”的诗学主张和创作宗旨。
    上海新声研究小组从它成立之日起,一直得到上海市科教委老干部处、碧柯诗社领导的扶持和关爱,尤其得到曾任上海市科技交流中心党委书记、现任上海市楹联学会会长、碧柯诗社社长的诗人、书画家、楹联家的姜玉峰先生的关心与领导。姜玉峰先生曾多年兼任新声研究小组组长。上海新声研究小组广大组员辛勤创作,努力探索,在诗歌创作和理论探求方面,都取得了丰硕成果。2013年9月,在新声研究小组基础上,成立了新声诗社。
    2002年3月,新声研究小组创办了自己的刊物《新声诗页》,起初由李芷华和夏克危电脑打印,后来发展成印刷刊物,出刊至50期易名为《新声诗刊》,到2017年6月,已出至64期。
    近十八年来,新声诗社已出版了三辑“海上新声丛书”,第一辑由潘颂德主编,2007年12月由香港天马出版有限公司出版,包括陈广澧的《拈花集》、莫林的《小路集》、方尼的《脚印》、卢景沛与顾振仪合著的《苔花集》,以及由潘颂德编的《海上新声评论选》等5本诗文集。这套丛书出版后,由潘颂德主编,2008年6月,由天马出版有限公司出版了《海上新声丛书评论集》。第二辑由潘颂德与顾振仪主编,2010年8月由香港银河出版社出版,包括莫林、李忠利、顾振仪、傅家驹、费碟等5位诗人的英汉对照的五本短诗选。这套丛书出版后,由潘颂德主编,2008年6月,由天马出版有限公司出版了《海上新声丛书评论集》。第二辑由潘颂德与顾振仪主编,2010年8月由香港银河出版社出版,包括莫林、李忠利、顾振仪、傅家驹、费碟等5位诗人的英汉对照的五本短诗选。这套丛书出版后,由潘颂德与顾振仪主编了一本《自有流韵融今古——“海上新声诗丛”评论集》,2011年6月由香港银河出版社。
    2013年8月,由潘颂德与顾振仪主编了“海上新声丛书”第三辑,由文汇出版社出版,包括莫林的诗集《小路续集》和她编著的文集《新声履痕》、莫林责编的诗论集《海上新声诗话》、李忠利的诗集《惜阳》、高宇的诗集《野吟》,顾振仪的诗集《蒹葭集》和文集《柳叶集》、张聪芬的《紫竹园诗文集》等10本诗集和文集。之后由费碟主编《新声体诗点评》,由李忠利主编《六行诗萃》、李忠利著《六行体新绝句360首》。
    新声诗社的诗人们遵循“背靠传统,面向现代,古新结合”的诗学宗旨和创作主张,在诗歌创作实践中,继承我国古典诗歌的优秀传统,借鉴古典诗歌的体式和艺术技巧,努力开拓创新,积极创建新的诗体。经过10多年的探索,新声诗社已形成了多种崭新的诗歌体式,以具有时代感情、现代韵律、崭新体式的诗篇,赢得了诗坛和广大读者的肯定。其中比较成熟的诗体首推著名诗人李忠利开创的六行体新绝句。李忠利从2003年开始创作六行体新绝句,引起诗坛和读者的广泛关注。他于2006年由重庆出版社出版的诗集《新诗中国风》在诗坛和诗集出版都处在低迷状态的情况下,一版再版,刮起了一阵阵新诗中国风。关于六行体新绝句,其创始人李忠利在《荡开一笔,发散思维》一文中说:“六行体新绝句,是一种泛格律的新诗体,形式上,以4+2的格式分行排列,也就是四行以后,空一行,再加两行。”六行体新绝句“句式以五、七言为主,也可以穿插进行,参差不齐。要求二、四、六句押韵,平仄不论,以普通话为标准音。”李忠利根据“古新结合”的创作指导思想,明确提出:“新绝句从形式上到写法,都是旧绝句的扩容。它不排斥起承转合,尽量吸收格律的长处,特别强调最后两句的荡开一笔,发散思维。”李忠利的六行体新绝句的创作实践了他的理论主张。著名新诗理论批评家吕进在《新诗中国风》序中指出,李忠利的六行体新绝句“……试图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在新诗与古诗之间走出一条新诗……就显得厚实,显得丰富,显得有大家之气。”
    第二种新体式是新体词,代表性诗人是新声诗社发起人之一的已故诗人陈广澧和老诗人莫林。她在《现代化自由化的诗词》(收入莫林责编的《海上新声诗话》、列入“海上新声丛书”第三辑)一文中谈到,传统诗词的现代化“应表现在格律、意象、语言、思维方式的不同程度、不同方面的突破,使之能反映当代鲜活的生活而不失传统之美。”她还提出了这种创新的诗体对于传统诗词曲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的突破:“其一,突破原有律、绝、词牌、曲牌在字数、句式、韵律安排上的限制,可以增字或减字,可以句句用韵或隔句,隔两、三句用韵,韵脚悦耳即可,不限韵书,行数不限,基本上按韵分行,按意分段。”“必须具有宽泛的格律,调协平仄,可用对仗句、排比句,亦可不用。强调诗歌的音乐性,力避无韵散文化,音乐性是我们必须继承的重要方面。其二,利用原有的律绝词牌、曲牌,充实以新的节奏、意象和语言,利用现成的碗盛新鲜的饭菜,应给人陌生化的感受。”她还提出两种突破的共同要求是:“一、语言精炼,力避古奥、晦涩。力求深入浅出,字面明白易懂而内涵丰富,可有多层次含意。二、思维现代化,走出传统习惯性思维,摆脱陈腐气、古旧气,面对现实生活,敢爱敢恨,敢生活,敢争取;打破思想上枷锁。三、破,离不开技术层面的创新,但最主要的是,对新的意境的追求。”她最后将她所追求的新体诗歌——现代化自由化的诗、词、曲,概括为三句话:“一、声韵上强调继承传统诗词的音乐美,使用宽泛格律,注意平仄协调,其节奏自然、活泼;二、语言上突出精炼优美的现代语言,力避古奥、艰涩;三、建筑上表现诗无定行,行无定句,句无定字,基本上按韵分行,按意分段。可齐言式,可长短句。”
    从陈广澧对她所倡导的“现代化自由化的诗词曲”的一系列基本表述的新体词的创作实践来看,她认真实践了新声诗社“背靠传统,面向现代,古新结合”的创作宗旨。
    新声诗社创建的第三种诗歌体式是新声诗词。其倡导者是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新声诗社创始人之一的著名诗人黄润苏。这里不妨摘录她的《新声诗词刍议》(收入莫林责编的《海上新声诗话》),列入“海上新声丛书”第三辑)一文提出的诗学主张:“新声诗词的特点大致有如下几个方面:一、立意、主题须健康、进步而贴近生活,给人以教育和启迪。二、语言要求精炼并须适应和使用现代汉语习惯和修辞手法,以符合人们的审美情趣。三、押韵须放宽,以《诗韵新编》(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为宜。四、造句遣词尽可能注意句中的平仄交替和对仗。句式长短不拘。一篇之中可换韵或一韵到底(平仄声均可),以形成抑扬顿挫的节奏感。五、篇章结构不拘一格,段落可长可短。六、正确使用标点符号。”黄润苏教授还提出:“一首诗如用以上的要求以表达‘意美以感心,音美以感耳,形美以感目’(鲁迅《汉文学史纲要》),则读者将容易领略其中蕴藉的意境美,语言的音乐美,结构的建筑美。读起来明白易懂,琅琅上口,饶有诗味。当然,诗贵情真,应是新声诗词与任何诗歌一样所必须的。”
    第四种体式是似词似令式,代表诗人是莫林。离休后从事散文和诗词创作,先后出版了诗集《金凤歌》、《韵海轻舟》、《小路集》、《小路续集》,诗文集《风雨潇潇》,散文集《青山有路》,词集《还我梅魂》,编著出版了诗歌理论著作《新声履痕》、和她责编《海上新声诗话》。
最后第五种体式是类似民谣式、打油诗等的诗歌形式。
    将近18年来,新声诗社社员辛勤创作,努力实践诗社“背靠传统,面向现代,古新结合”的创作宗旨,除先后出版三辑“海上新声丛书”外,加上社员个人出版的诗集、文集,共出版了40多册诗集、文集。
    以下作参考:摘自莫林著《新声履痕》。
    引子
    为了纪念十年,姜玉峰同志嘱写新声研究小组十年纪事,我有同感,原因是:①新声主张溶新古于一体是明智的诗人共同的追求,亦是我们的探索之路。②十年来探索之路艰难曲折,亦初有成果。③9人发展为29人诗作两千多首诗集和论文集14册。④乘创始人还健在,有诗为证,事实人证尚存。⑤诗业有成,尚待发展,江山代有才人出。须处理继承交接迎新事宜,老一辈有责任写史实,亦有所交代。
    小组纪事应遵循写史守则:纪事系写新声体诗诗路发展史,须实事求是,以诗文为据。以史为凭,以诗事为证,以夹叙夹议方法记之。作为创始人之一的我有责任把这段历史如实记录在案。现根据我之记忆和诗作、记录诗报文集诗集、信件等进行初步梳理回报如下:
    初创阶段  略见风韵
    一、在1999年3月于上海中华诗词学会小会议室,当时陈广澧系上海诗词学会常务理事分管诗词创新事宜,约我和黄润苏教授与会,商量古诗词创新,我久有新古牵手融合之愿望,(85年有《寻诗》之诗和《风雨潇潇》诗文集中新诗小序为证。)三人有缘,观点一致,一拍即合。记得当时小组定名事宜,陈广澧提名为《海珊瑚》,黄润苏认为根据刘勰文旨《新声》为妥,我当时也读过刘勰论文,也觉得“新声”之名较为妥贴。陈亦同意。遂定为“新声研究小组”,示探索之意。时三人友谊较深,因皆有失偶之痛的命运,后为澹园三姐妹,义结金兰,相处和谐,常相琢磨。(我年龄较长,黄比我小两岁、广澧小五岁。在学识上,黄、陈家学渊源较深,黄是复旦大学教授,陈为枫林、碧柯两诗社编辑,我以同行者为师尊之,而两人以大姐称我。)
当时小组三人,组长为黄润苏。上海金秋文学社主编张玺同志、在江西已有名气的盲诗人李忠利夫妇亦从江西来沪、诗人马荫森、新四军老战士方尼同志、华师大施亚西教授,因为对创新诗词感兴趣,加入了新声研究小组,小组成员九人。小组活动常在黄家“澹园书屋”、碧柯诗社(岳阳路)和我家“梅庐”(宜山路),有时与《韵海心声》的诗友们联合开会。
     二、小组为了便于交流,开始是以一页小报形式刊登组员诗作,由李芷华电脑打印出来后小范围送发。为此还发生了一场争论。当时政府对出版物规定较严,张玺提出出此小报恐为“非法”,李忠利表示反对,两人僵持。后来出小诗页,而诗页之名是根据天津著名诗人江婴主编的袖珍本《诗页》而定。就这样发展成为现在的《新声诗页》期刊。前几年一直由李芷华编印出版,直到2005年冬季,李芷华因眼疾不能继续,因而把出版发行《新声诗页》的工作交给了我女儿夏克危。由她手把手的传授电脑编排技艺。陈广澧一直担任主编直至2008年因身体原因才由顾振仪教授担任责任副主编。
     三、小组于2001年由黄润苏教授筹划出版了小组成员创作的诗集《新声百首》,由马荫森先生主编,并请了方尼的爱人文化长者夏征农同志题写书名,还由黄润苏教授请了四川老诗家屈义林作序。本诗集收集了7人的新声诗作100首和施亚西教授的书面画。此外,名家丁慨然也作文《善处通变图创新》表示对新声的支持。其他上海海派老诗人田遨、成都老诗人钟树梁和赵元凯都写来贺诗。此书是新声研究小组出版的第一本诗集。
    这本诗集不但收集新声体诗诗作还论述了新声体诗的主张和诗观,屈老提出了著名的诗歌形成三要素论述:即
    (一)诗歌的主题——健康的思想情感; 
    (二)诗歌的语言——精炼而优美的文字;
    (三)诗歌的声韵——和谐而铿锵的声音。
    这三条至今看起来仍有现实意义。
    黄润苏组长的(“‘新声’诗体刍议”一文中)也提出六条主张:
    1、“新声”的立意、主题,须健康、进步而贴近生活,给人以教育和启迪。
    2、“新声”的语言要求精炼并须适应好使用现代汉语习惯和修辞手法,以符合今人的审美情趣。
    3、“新声”的押韵须放宽,不拘泥于古韵。随段落的推进可以更新韵脚,以增强其表现力。
    4、“新声”的造句遣词须注意句中的平仄交错,句式长短不拘,一篇之中可换韵或一韵到底(平仄声均可),以形成抑扬顿挫的节奏感。
    5、“新声”的形式结构不拘一格,段落可长可短,分段连写,但求错落有致。(有的主张分句排列)
    6、使用标点符号。
    用以上的主张来表达“意美以示心,音美以感身,形美以感目。(鲁迅汉文学史纲要)
    四、张玺提出各人写诗观,《新声百首》代表作各选二首: 
    莫林在“新声絮语”写道:新声是新诗和古诗词遗传因子相结合的当今应运而生的时代宁馨儿。混血儿往往美丽、优秀、富有灵气。它具有意境、情感、灵性思维,在用字造句平仄调处,句式安排方面即吸收新诗的意浓、味美、品奇、境宽、象新之优点,而避散文化。又注意吸收传统诗词之境深、意远味厚、灵动、重音韵,而避词牌之束缚。它是从词走出来的,有词的神韵但不是词。也是新诗的回归,有新诗的感悟而非一般新诗。它代表着创新的方向。
    陈广澧:我的这些诗从词曲发展而来并吸收新诗所长,它似词似曲又非词非曲,名曰“新声体”。
张玺的诗观是在他的《大海之歌》诗集里附文《新声四字歌》:我们的民族精神“自强不息”是由阳刚进取和阴柔“中和”组合成的。在艺术领域历来更强调“中和”,如“乐主和”。当年我写诗由于不愿受格律的束缚就写“自度曲”,并自作了一个“四字歌”。我遵照“四字歌”写自度曲。
当年我写“自度曲”,力求把传统诗词的三美融入“自度曲”。现在我遵照“四字歌”写“新声”。同样为了探索民族化新诗。“四字歌”如下:
    我作新声,自立规章。句分长短,一句一行。节奏明快,押韵流畅。文白融和,追求意象。
    言志缘情,时代音响。脱旧枷锁,重做新装。弘扬传统,源远流长。
    李忠利:诗该怎么写?由不得自己。上苍,似乎赐我一付唐宋心肠,要我泛格律之舟,去漂现代意境,却流古典韵味。恰逢耳顺之年,能否顺出一段诗缘来?
    词,是我选择的一个渡口。元人从这里出发,找到了曲。但是,他们的目光必有够不到的地方,他们的想象力还有不能抵达的风景。这对我有着不可违抗的召唤,只有历险,才是弄潮儿的活法。

 

 

 

 


点数:3811 发布:順頌 专栏:詩歌 联系:b2b@notbad.cn
分享到: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