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旧詩|隧道|姜明立画展|蘿芙菊子|琳琳詩也|秋天說之|三字詩
   隧道博客裡-从上海出發
 

《良友》對當時上海服飾的推動作用

建筑世界(2001-12-1) 上海老照片 来源:《裝飾》2005年11期 点数:2034
     《良友》畫報由伍聯德先生于1925年8月在上海創辦,至1945年10月停刊,是一本民國時期百科全書式的畫報。其大量涉及近現代中國軍政學工商各界人物肖像、社會風貌和歌舞電影等內容,緊扣時尚生活,間接傳播了服飾時尚的理念;又另辟專欄不定期刊登時裝發佈會的消息、發表畫家兼設計師們的作品,某種程度上具有“準時裝雜誌”的意義。 
    一、《良友》對當時上海服飾的推動作用
    1. 專業性報導的時尚指導作用
    首先,《良友》畫報不定期地刊登國際流行時裝發佈會的消息。其主要通過攝影圖片和文字來報導巴黎、倫敦和紐約等各大時裝中心的時尚動態。如《良友》總第60期發表的1931年“歐美流行夏季時裝”,以兩幅版面介紹當季的連衣裙、套裝等,並配有說明:“領緣皮袖口與黑色反映成趣,額前罩以半截面網,為巴黎流行新裝。”再如總第36期在“歐美時裝”欄目中,介紹了“巴黎、紐約春夏時裝展覽會中幾種簡單而美觀之服”,也有說明:“出門旅行郊外散步此裝束甚見精神”、“簡便美觀春夏咸宜中年婦女喜用之”。這對當時半推半就地認識、接受洋派文化的中國讀者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
    其次,《良友》畫報經常刊登上海本埠“新裝會”的消息。在總第103期發表的“夏裝新案”,由當時的演藝明星梁賽珍、梁賽珠姊妹擔任模特展示應季新裝,其中有旗袍,更有西式套裝與連衣裙。值得玩味的是,總第106期發表的“夏季新裝”是由永安公司“為提倡國產絲綢起見,最近特舉行一時裝表演會”,但其款式也多為西式,即使旗袍也被披上西式披肩,佐以高跟皮鞋。
    再次,《良友》總第13期發表“美國女子體育服裝由繁而簡之變遷”,介紹了美國女子體育服裝的演變過程,並總結出由繁而簡的規律。現在看來,這不能簡單歸結為一般的時尚報導,而應奉為具有教科書般指導意義的設計啟蒙。
    2. 設計作品的審美啟蒙作用
    《良友》畫報還經常發表兼任“服裝設計師”的畫家們的作品,這些作品大都通過時裝畫的形式來體現。畫家們把他們對外國時尚資訊的把握,對當時的消費觀念的感受,轉化成具體的服裝樣式和穿著理念。當時引領服飾潮流的畫家葉淺予、方雪鴣、萬氏兄弟、張令濤、胡亞光等人都常常以《良友》為園地發表新作。將葉淺予1927年的“實用的裝束美”與1928年的“冬季裝束美”相對照,人物的動態、服裝樣式和裝飾圖案均充分顯示了西風的影響。同時,這些作品往往還附有簡要的點評和提示,對當時的讀者是一種重要的審美啟蒙。
    3. 名人效應的流行宣傳作用
    現今的時尚業經常利用名人效應來宣傳自己的品牌和產品,民國時期就已有這樣的做法。《良友》總第126期曾發表宋氏三姐妹身著旗袍和西式短夾克的照片,《良友》總第12期發表孫中山身著白色中山裝的照片,加之“先生喜服學生服,今人鹹稱為中山裝”的說明,為中山裝是由孫中山先生首先改良和宣導提供了佐證。中山裝是由日式學生裝脫胎而來(區別僅在於領子與口袋),日式學生裝又是從西裝脫胎而來(區別僅在於門襟),即三者的基本造型結構都是一致的,也就是說中山裝本身就是“西風東漸”的產物。至於像蝴蝶這樣的電影明星,更是多次以時裝打扮出現在《良友》畫報上——《良友》總第151期她身著西式翻領套裝,《良友》總第101期她又頭裹披頭巾;至於她燙大波浪髮型、搽口紅的裝扮更是常常出現于《良友》的封面上。明星們的號召力對服飾傳播產生了巨大影響。 
 
《良友》對當時上海服飾的推動作用圖片
 
    二、從《良友》畫報看當時上海服飾的時尚特徵
    1. 西風吹拂下中西服飾的融合——相容並蓄
    首先表現為穿法上的中西合璧,是指將原屬西方和中方的服飾品種糅合在一起。方雪鴣發表于《良友》總第53期的“冬裝”就是將旗袍與高跟鞋、裘皮領的西式大衣、短披肩、玻璃絲襪等相結合。
    又表現為裁法上的中西合璧,是指將西裝的立體造型概念,尤其是“省道”的概念和做法移植到傳統的中式服裝中。《良友》總第150期“旗袍的旋律”雲:“旗袍這兩個字雖指的是滿清婦女的服裝,但從北伐革命後開始風行的旗袍,早已脫離了滿清服裝的桎梏,而逐漸模仿了西洋女裝的式樣。”20世紀20年代末期,在西洋裁剪技術的浸潤下,改旗袍的直線裁剪為收腰的曲線裁剪,後又變連袖為裝袖,增加了肩斜線和袖窿線,由平面塑形變成了立體塑形。張令濤發表于《良友》總第8期的“婦女秋服新裝”在保持傳統中裝“上襖下褲”的格局下,局部採用了有迭門和扣眼的西式門襟,這在1926年的時代背景下當屬十分新潮洋化的了。
    相容並蓄的做法表明了一種開放的態勢,顯示了海派文化強大的吸納、融合能力。他們吸收可以為自己所利用的時尚資訊,善於改良那些原本不屬於自己的服飾形態和穿著方式,並將其重鑄為屬於海上新裝的形態。相容並蓄的開放態度為日後中國服飾進入現代階段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2. 時尚觀代替了等級觀——趨新善變
    儘管歷史上的中裝與西裝都曾經有過明確的外在等級區分,但在民國時期進入中國的西方現代服裝在這方面已經淡化。像連衣裙、毛線衣、皮鞋等已成為社會各階層婦女都能穿著的服飾,只不過因衣料的不同而有所區分。這種區分與歷史上的等級標識具有本質差異,即“穿什麼”僅代表一個人的嗜好與消費水準,而不代表血統與名分。這是現代服裝能夠流行的政治和道德基礎。這樣,人們就可以盡情追逐流行款式的更迭,對流行元素的關心取代了對等級象徵的講究,進而形成了一股股時尚潮流。於是就會出現《良友》總第150期“旗袍的旋律”所描述的現象:20世紀20年代至30年代這段時期,上海旗袍的樣式年年有變,衣長與袖長忽長忽短,衣領與開衩忽高忽低,所謂翻雲覆雨,變化無常,這正是西風吹拂的重要結果。
    3. 純粹西洋服飾及其觀念的引進——崇尚洋派
    首先,民國時期的上海引進了西裝以及由此帶來的整個西式的生活方式。辛亥革命後,民國政府頒佈的《服制草案》中論述“服制理由”就指出:“今世界各國趨用西式自以從同為宜”,並希望做到“各國的好處,樣樣取來效法;把自國的不好處,件件設法改良。”於是在上海的官吏、買辦、紳伶和學者中率先穿著西裝。與此相呼應的是,襯衣代替褂子、乳罩代替胸兜、大衣代替長衫、皮鞋代替布鞋等。“舶來品”洶湧而入,不一而足。僅呢帽一項,即“全部為外洋輸入,而發售店家,亦以洋商所設之百貨公司及各西裝店等為多,外國貨與每年進口達數百萬至數千萬金”。又如源自英國的毛線編織工藝也是在民國初期大規模流傳到中國,由少而多,至20世紀30年代,中等以上的上海人家開始擁有毛線衣。當時著名的永安、惠羅等百貨公司均有毛線和毛線衣出售,還以安排織毛衣高手在櫃檯教授織法的方式來促銷。《良友》還請陳嫣然講解“美容術的技巧”,圖文並茂,所有的形象、護膚品、工具和方法等,均以西洋為模範。所以永安公司老闆的女兒郭婉瑩回憶說:“當時要是有人以為你是外國人,就是對你最高的評價。”
    其次,中裝與西裝在造型上屬於完全不同的兩個體系。數千年來中國傳統服制堅如磐石,偶然進入的外來樣式均被消融和吸收。這次任憑西風東漸,一是由於被強勢文化所壓服,所謂西風東漸就是對西洋現代文明的膜拜;二是中國社會內部也產生了“變服”的要求,而這個要求恰與“舶來品”的進入相合拍。結果是不在古人那裏找衣服穿,而到洋人那裏找衣服穿。即建立了一個開放的、相容的、變幻的、暗藏新舊衝突與替換的體系。事實上這個體系屬於世界性的交匯潮流的一部分——歌德、馬克思曾經分別從人性、藝術與經濟、市場的角度預言20世紀是一個“世界文學”的時代,“從本質上說屬於超民族的活動,是不受國家邊界的限制的”。可以說,這個體系是先進的和不可逆轉的。
    再次,《良友》總第20期曾圖文並茂地報導了“美國美人比賽”(即選美)的消息。類似內容也常見於當時的《三六九》、《申報圖畫週刊》等期刊。這些報導一般都有當選小姐的玉照,有的詳盡標注身體各部位的尺碼,宣揚了與中國傳統相背離的另一種審美趣味。同時,也宣揚了衣服的目的是用來烘托人體的美,而試圖擺脫傳統中裝藏形、掩形的功用。
 
《良友》對當時上海服飾的推動作用圖片

    三、結語
    《良友》等期刊是民國時期重要的傳播媒介。其直接影響的範圍是女學生、交際花、名門閨秀等斷文識字的知識群體,同時她們也是當時的時尚領先者,又間接散播至其他人群。《良友》股東的女兒翁香光回憶說:“我那時候看到良友封面上有個小姐,穿了件織得很漂亮的毛衣,於是也照她的樣子去做了一件。”
    同時,“良友遍天下”的《良友》,號稱“學者專家不覺得淺薄,村夫婦孺也不嫌其高深”。尤其是“以圖畫來表現,可以使村夫稚子,都能一目了然”。而服裝本身也是視覺的,這正是畫報傳播時尚的一個優勢。雖說僅僅發行了172期,但其在中國近現代服裝演變的歷史長河中,可謂影響深遠。它不僅是歷史服飾的記載,更是對當時服飾時尚理念的傳播和推動。從時尚理念到生活態勢都通過它得以及時推廣,為中國近現代服飾文化的發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其多樣的報導形式和作用對當今服飾文化和時尚理念的普及同樣具有深遠的借鑒意義。
 
 
(梁惠娥 張競瓊)

点数:2034 发布:順頌 专栏:上海老照片 联系:b2b@notbad.cn
分享到: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