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知多少|隧道中国|隧道世界|欧洲|亚洲|美洲|大洋洲|非洲|查询|主页|
   Notbad 順頌平台▲-隧道世界出行
 

德国其实并不介意救助希腊?

建筑世界(2012-6-18) 欧洲:德国隧道 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点数:1001
    卡门·莱因哈特,债务周期的历史记录者。图片来源:Wikipedia
    若此次大选之后希腊将所有债务一笔勾销,乃至于脱离欧元区,那么损失将最为惨重的将是德国。最好的例子就发生在与之接壤的瑞士。在那里,审慎的财政管理措施促使瑞士法郎在2009至2011年一路飙升48%。由于世界金融体系崩溃,投资者纷纷将资金投向这个小小的山国,导致瑞士法郎汇率暴涨,以至于出口商的生意步履维艰,直到瑞士国家银行(Swiss National Bank,即瑞士央行)拼命抛售瑞郎以降低汇率。
    “目前,存款正从欧洲各外围国大量涌入德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l Economics)经济学家卡门·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表示(她与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肯尼思·罗格夫(Kenneth Rogoff)合著的2009年畅销书《这次不一样》在很大程度上预见了眼下的主权债务危机),“有如此大量的资金流入,德国马克汇率早就冲破屋顶了。”
    当然,并没有德国马克,于是德国的出口机器继续在不断泄气的欧元帮助下轰隆隆地运转着。德国是世界最大出口国,去年出口的商品总额达1.1万亿欧元,实现贸易顺差1,580亿欧元。这使得德国的失业率保持在5.2%,而相比之下,希腊的失业率高达23%,美国为8.2%。德国可不想回到上世纪70年代,当时,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之后,德国马克飙涨60%,失业率也随之飙升。
    “当人们讨论德国将迎来什么局面时,不妨考虑一下,各国都为避免本币升值而费尽心机,”周五,莱因哈特在游历了一圈西班牙及其他深陷泥淖的欧洲国家之后回到美国的家中,她在接受采访时说,“你以为中国守着那些收益率几乎为零的国债都是图个什么呢?”
    因此,只要考虑到这一点,只要保证德国能继续从相对廉价的欧元中获益,德国选民就不太会介意对希腊施以救助。
    希腊大选也不太可能改变西班牙财政的未来走向,因为西班牙所经历是另一系列完全不同的问题。在希腊,是政府举债导致了国家资不抵债,而在西班牙,大规模举债的则是银行,莱因哈特说。欧盟领导的救援措施不会使这一问题终结。
    “不考虑希腊或其他任何地方的情况,西班牙国内的基本面是极度令人担忧的。”她表示。西班牙的外债——政府连同民间借贷——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超过了200%,而相比之下,美国债务GDP的占比则为100%多一点。这已经迈入了危险区,也就是说,政府已经不能出面用自身负债能力来补足银行负债能力的不足。
    其中很多都是房地产抵押贷款,以及其他价值暴跌的房地产相关资产,导致银行资不抵债——尽管它们都不愿意承认。因此,西班牙要从其他欧洲国家举债以救助本国银行,这未免有些有勇无谋,还不如强迫外部银行债权人对借给西班牙银行的贷款进行减记。
    “目前为止的政策建议就是采取紧缩措施并祈祷增长的出现,”她表示,“但考虑到眼下如此之多的未偿债务,仅仅这么做是不够的。你需要着手解决悬而未决的债务问题,而这就意味着重组,意味着减记。”
    若希腊在大选之后一口否认欧盟紧缩政策以及该国外债将使欧洲其余国家四分五裂,但莱因哈特认为,希腊不太可能真正想当害群之马。这一结果对希腊而言将太难承受——而欧盟分裂对德国而言也将是不可承受之重。但所有拥有过剩债务——不管是政府借贷还是民间借贷——的国家,都不得不接受这一观念:要想欧盟复苏,这其中很大一部分贷款都需要作为坏账而予以冲销。
对莱因哈特而言,未来只不过是她在《这次不一样》一书中所描绘的很多过往债务危机的又一个翻版。
    一切行不通的终将迎来终结。但到最后,你并不能确定导致其停止的最初触发机制为何。你可以说是希腊,也可以说是2007年夏天的次贷危机。但就在次贷危机与希腊之间的某个时候,人们对债务的友好态度消失不见了。
 

点数:1001 发布:順頌 专栏:欧洲:德国隧道 联系:b2b@notbad.cn
分享到: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